情感咨询
当前位置: 心理咨询 > 婚姻情感咨询>情感咨询> 正文

情感咨询案例:帮他擦亮眼睛

咨询项目:情感咨询  发布:杭州绿岛心理咨询中心  更新时间:2021-03-29

  人类智慧最重要的功能是为心灵寻找出路。如果智慧离开这一目标,那么,智慧便变成让人越来越愚蠢的东西

  满头银发、年近7旬的法女士是为了儿子的婚姻问题来找我的。一提起儿子的婚姻问题,法女士的脸立刻就阴沉了下来,完全失去了喜乐的颜色,她的泪珠不由得从眼睛后面的蒙古褶中渗了出来。我看得出来,法女士为儿子的婚姻大事伤透了脑筋,但她仍感到无能为力。
  法女士首次来见我,向我提供了如下口头资料:
  她的儿子今年已经38岁了,但到现在连个女朋友还都没有。为此,她和老伴都快急疯了,他们几乎是天天催,月月盼,催儿子快点谈个女朋友,盼儿子早点结婚,了却人生大事,但是他们急,儿子就是不急。儿子的心病在什么地方,在他的一条腿上:因为小时候被严重烧伤过,右腿留下明显的一片烧痕,他因此而产生了自卑感,担心别的女人知道他有些缺陷而嫌弃他。实际上,她的儿子除了有这个小小的缺陷以外其他方面都很优秀,有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她儿子,但她儿子和哪个女孩子都谈不了几天就和人家分手了。也有很多好心人为她儿子介绍过女朋友,但她儿子都会因为自卑不能和人家把恋爱关系保持下去。从她儿子25岁到如今,她儿子已经谈过70多个女朋友了,可谓是打破了谈女朋友的吉尼斯纪录。
  获得了法女士的口头资料后,我对法女士的儿子不愿意将“恋爱进行下去直至结婚”的心理形成的原因做出如下假设性解释:
  女士的儿子过度夸大了自己的缺点,以致使缺点掩盖了他所有的优点,使他产生了病态的自卑感,不敢接受女性的爱。
  女士的儿子具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的倾向,他的观念卡在“只有完美无缺的人才配结婚,我因为有缺陷,所以我不应该结婚”这个观念上。他的问题属于“观念卡壳”。
  女士的儿子是一个潜在的同性恋者,他的兴趣不在女人而在男人,他不断地谈恋爱只不过是以此来掩人耳目,让别人不易知道他是一个同性恋者。
  女士的儿子已经以其他性行为代替了男女之间正常的性行为,他因为不需要与女人之间的性行为了,所以才拒绝结婚。
  然而,我很清楚,我的这些解释都只能是经验性的假设,要真正弄清楚法女士儿子的问题真相,只有等与他直接见面之后才可能有答案。

  看不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只能证明眼睛瞎了
  与法女士首次见面之后,法女士提出要我出诊直接与她儿子见面。她告诉我说,她儿子非常偏执,他不承认自己有心理问题,所以不愿意来看心理医生。她还提醒我说,她儿子很会伪装自己,他的心口很不一致,我要学会分辨他说话的真伪,不要被他的表面现象所迷惑。
  过了大约10天左右,我在法女士的带领下去了她家。
  法女士的儿子叫戴亮,他长得很高,也很帅,一看上去不像是有人格障碍的人,他的眼睛里充满温和的神色。他见到我,表现得非常热情,毫无生疏感。
  “亮亮,你有什么话,有什么心事,就告诉王老师吧,让他给你开导开导。”法女士对儿子戴亮讲。
  “我有什么心事,我什么心事也没有,我不是活得很快乐吗?”戴亮转过身大声对母亲说,他说话的口气很生硬。
  “儿子,这次我们将王老师请到昆山来就是想让你思想开窍,把你的婚姻大事给解决掉,你可不能再拖了,我和你爸都要急出病来了,不把你的婚姻问题解决掉,我和你爸死也合不上眼呀!”法女士用哀求的口气对儿子戴亮说。
  “妈呀,我的事我会解决好的,你们就别为我操心,我不着急你们急什么!你们管好你们自己的事就够了,以后就别管我的事了!真烦死了,天天喊结婚结婚,结什么婚,你们以为结婚的人就很幸福嘛!”戴亮依然用生硬的口气对母亲说。
  戴亮在和母亲你一言我一语地进行观念交锋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着他的表现,当然我也在观察着他们母子之间的沟通方式。我首先觉得,法女士与儿子戴亮之间的沟通方式存在着问题,法女士的话中带有责备、说教和忧虑的成分,而且说话比较直接,这不仅会引起戴亮的反感,而且会给戴亮带来更大的心理压力,使他因为年龄太大的缘故更加没有信心去找女朋友,去步入婚姻生活。另外,我还觉得,戴亮的确在回避触及自己的婚恋问题,他一听见母亲提及这个问题就变得暴躁起来。作为一名心理治疗工作者,我非常明白这么一个道理:人越是不敢面对的东西,越是他们惧怕的东西。看来,戴亮的确怕结婚,那么他到底怕在什么地方?
  我等戴亮与母亲争辩完了,将戴亮叫到他的房间,我打算和他单独谈谈。
  “戴亮,我听你母亲说,你已经谈了70次恋爱了,这是真的吗?”我直接进入我关注的问题,问戴亮。
  “那些都不算是谈恋爱,有的女的我只和她见了一两次面,有的我只和她谈了一两个星期,哎,最长的一次也不过谈了半年。”戴亮满脸紧张地对我说。
  “那么,说明你谈过或接触过的女人你都看不上?”我说。
  “是的,一个也看不上。”戴亮说。
  “如果你继续谈,不是70个,70次,而是谈70个70次,找4900个女朋友,一定会有你满意的吧?”我说。
  “不一定有我满意的。哎,男女之间是有缘分的,缘分不到,找70亿个也没有用,缘分到了,找一个就成了。”戴亮说。
  “那么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缘分就到了?”我问。
  “不知道,谁能知道这个呢!”戴亮说。
  “可是你已经把自己交给了‘不知道’了,你觉得你的观念有没有问题?”我问。
  “没有任何问题,我没有觉得自己的观念错了,我只不过是选择了与一般人不同的生活方式,难道我连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都没有吗!?”戴亮有些不高兴地问我。
  我没有选择和戴亮就他有没有认知错误这个问题而争论下去,因为他否定自身问题本身就已经证明他有问题。我非常欣赏美国著名心理治疗大师斯科特·派克博士的一句话:看不到自身的问题并不证明自己就没有问题,而只能证明自己眼睛瞎了。我认为,戴亮正是这么一个看不到自身心理问题的盲人,而我的任务就是帮他把眼睛擦亮。

  他爱的女人原来是他自己的幻念
  在法女士家呆的第二天,我又和戴亮沟通一次。这一次的沟通非常成功,实现了我治疗的一个小目标——了解到他不愿结婚的真相。
  我与戴亮第二次沟通时,先将我写好的一段文字读给戴亮听。
  我写的文字是这样的:
  “有这么一个姑娘一直在等待着我:她文静高雅,但在我面前却谦卑无比;她身材高挑,腰段迷人,但绝不会比我高;她的皮肤似月光,眼睛如羚羊,正符合我的心愿;她的笑意真微妙,能让我心中的烦愁一扫而光。她要是和我来结合,保准我能上天堂。”
  读完这段文字,我问戴亮听后有何感想。戴亮没有回答我的提问,而是将头低垂下去,默不作声,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戴亮,如果有这么一个女人爱你,你会接受她的爱,并愿意和她结婚吗?”我打破沉默,再问戴亮。
  戴亮还是默不作声,他将头慢慢转向另一侧,然后哭泣起来。看到戴亮的这种反应,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戴亮心中曾经有过爱,有过心上人,而且是天仙一般的女人。我本来是用这段文字来试探他是不是一个病态的完美主义者,我没想到这段文字却触及到了他心灵的伤痛处。
  “戴亮,你是否曾经有过一次让你刻骨铭心的恋爱经历,能把这段经历告诉我吗?”我在戴亮情绪稳定之后对戴亮说。
  戴亮一开始不愿意向我提及过去的情感经历,但在我的一再劝导下,他最终还是开口了。
  戴亮对我说,在他23岁的时候,他爱上他们单位一个非常美丽的姑娘,那个姑娘就像我刚才读的那段文字中所描写的姑娘一样完美。后来,他托人向那姑娘表达了他爱她的意愿,那个姑娘很快接受了他的爱。那个姑娘是个爱跳舞的姑娘,他们相爱之后她每天晚上带他去学跳舞。那段时间,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候,他觉得那个姑娘给他带来了生活的希望。然而,就在他和那个姑娘进入热恋后的第3个月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天晚饭后,他和女友去散步,当他们走到河边时,从河边树林里突然窜出几个小伙子。小伙子们不由分说抓住他就揍,其中一个个头最高的一边用拳头猛击他的腹部,一边骂他的腿是烤羊腿,不配与刘兰兰(他当时女友的名字)谈恋爱。那几个小伙子在对他拳脚相加时,他女友竟站在一旁观望。后来他女友竟与那几个打他的小伙子走了。这个事发生后的第二天,他女友便提出和他分手。后来他才知道,打他的那几个小伙子是他们一个分厂的职工,其中的一个是他女友的前男友。
  “你恨那个姑娘吗?”戴亮讲完之后,我问他。
  “不恨,我从来不恨她,我知道她是由于他们的淫威才离开我的,这不是她的错!”戴亮显得很疲惫的样子对我说。
  “那你还爱着她吗?”我再问。
  “我今生今世都会爱她。她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女人,没有人能替代她。”戴亮说。
  “但她并不是真正的爱你呀?”我说。
  “你怎么知道她不爱我呢?”戴亮问我。
  “我有两个理由:一,当那几个认识她的小伙子对你施加暴力时,她竟然不阻止他们的行为,竟然若无其事地在一旁观望。二,当她的前男友找她时,她选择了立刻离开你。这能叫爱吗?”我说。
  “她说过她会永远爱我。”戴亮说。
  “林彪天天说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但他却想用导弹炸死毛主席。她说她永远爱你,但她选择了和别人结婚。”我对戴亮说。
  戴亮听了我说这句话,他又一次哭了,哭得快要窒息过去。我如今才完全明白过来,原来戴亮活在记忆的枷锁中,因为他将那段初恋的经历和初恋的人彻底理想化了,所以他才无法接受现实中的任何女性。我下一步治疗的重点,将放在帮助他打破记忆的枷锁上面。

  女人结婚后才变成真正的女人,男人结婚后,他的罪恶才会被埋葬
  我与戴亮的第三次交谈是在我的诊所里。此次交谈距离第二次交谈已经9天了。经过9天的痛苦思考,戴亮已经有了愿意接受心理帮助的动机。我觉得,这是他在心灵成长路径上取得的了不起的进步,也是我对他的治疗迈出的关键性的一步。愿意接受治疗本身即意味着他已经承认自己内心存在着问题,并且打算解决它。
  我在与戴亮第三次交谈时,先让戴亮思考一个问题:结婚到底好不好。
  戴亮并没有对这个问题作认真的思考就对我说,结婚绝对是弊大于利:结婚会使人失去自由,结婚可能意味着离婚,对方可能会变心,爱上其他人;结婚会将你的缺点全部暴露给对方,对方肯定会嫌弃你。
  戴亮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完全是以个人为中心的,他完全忽视了结婚的精神意义和社会意义。针对戴亮这种复杂行为的错误倾向,我对他提供了5个需认真思考的问题:一,既然结婚不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世界上99%以上的人还是选择了婚姻生活?二,假如一个人选择过独身生活,在他年轻力壮时生活中大多数事情他都能够解决,但在他老了之后怎么办,他将依靠谁?三,一个人选择过独身生活,那么他人生的寄托是什么呢?他死了之后生命由谁来继承延续呢?四,没有异性陪伴的生活,性能量靠什么途径来释放,性需求靠什么方式去满足?五,结婚是不是仅仅是个人的事呢?
  事实证明,戴亮对这些问题从来没有进行严肃认真的思考,他对婚姻的认识尚处在儿童心理水平之上。他认为,绝大多数人选择结婚仅仅是为了责任,过独身生活老了之后可以雇保姆,人的精神寄托是自我,而不是儿女;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幻,死了等于梦幻结束;结婚纯属于个人行为,与他人没有多大的关系;人可以有其他快乐,为什么一定要有性呢?
  戴亮的婚姻观折射着他错误的人生观,他明显是一个有自恋心理的人,自恋心理使他始终活在自我的心理洞穴里,将自己的心灵封闭起来。他拒绝结婚实际上是他拒绝外部世界、封闭自我生命的具体表现。
  犹太人有一句著名的格言:“女人结婚后才变成女人,男人只有娶了妻子,他的罪恶才会被埋葬。”犹太先哲们早就认识到,婚姻也只有婚姻才是通向爱情与性满足的理想之途。《圣经》中所说的“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是有深刻的启示意义的。事实也清楚的证明,谁拒绝结婚,谁的心灵就是残缺的心灵。

  给心灵一条出路
  我和戴亮最后两次见面都安排在诊所之外,两次见面相隔了15天。我之所以将治疗过程安排在诊所之外,目的是想通过一些实际的事例来启发戴亮。我将这种治疗手段称为“具像化治疗”,即通过具体的实物、图形等作为媒介来传达一种人生的哲理,而不是将治疗变成单纯的“嘴巴对耳朵”的过程。“具像化治疗”最大的优势在于使哲理具有可视可感性,而不像嘴巴讲出来的哲理显得艰涩教条。
  我先将戴亮带到一个宠物商店,让他观察圈在木栅栏当中的一只漂亮的大花狗。那只大花狗是宠物店主人养的招牌狗,样子非常好看,它被圈在一个大约1立方米的木栅栏中,并且用铁链拴着。它在木栅栏中一刻不停地想往外跑,可是那只木栅栏和铁链却限制它,所以它只能重复做想逃出栅栏的动作。关于这只狗的处境,我已观察了好几个月,我将戴亮带来,就是想让他看到铁链和栅栏的可怕。
  “你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我看戴亮聚精会神地观察那只狗,便问他。
  “这只狗很可怜,它没有自由,它被围在这只栅栏里,还用铁链拴住。”戴亮声音低沉地对我说。
  “是的,这只狗的确可怜,它被木栅栏与铁链限制死了,失去了可贵的自由。然而,最可怕的是栅栏和铁链并不是限制狗的行为的栅栏与铁链,而是束缚与钳制人心灵的僵化观念。要知道,人一旦被他的某种僵化观念所束缚,他的心灵就失去了出路,而失去出路的心灵只能在迷茫与失望中硬化、枯萎。你应该好好想想,你的观念世界有没有栅栏和铁链。”我对戴亮说。
  戴亮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用湿润了的眼睛望着我。此时我已明白了,他有话要对我说,我赶忙带他回诊所。我和戴亮刚一进诊所的门,戴亮便拉着我的手说,他现在才明白了,他一直活在过去错误的记忆中,那段错误的记忆像铁绳一样将他的心灵拴住,使他没法面对其他女性。戴亮含着热泪告诉我说,没有女人陪伴的日子是可怕的,难熬的,他不仅常常感到孤独,而且还养成严重的自慰癖好,有时,他一天之内会有多次自慰,而自慰又让他感到焦虑重重。戴亮还告诉我,说他很担心他右腿的烧痕会使所有的女人不敢真正接近他,这个烧痕让他感到十分自卑。针对他的这一错误认知,我还是采用了“具像化的手段”让他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当一个人只看到他的缺点时,他就很难看到自己的优点了;相反,当一个人更多地关注自己的优点时,他就不容易看到自己的缺点。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优点多还是缺点多,而在于眼光,在于关注的方向。
  我将戴亮带到一家女性健康俱乐部,这是我经常为众多女性做团体辅导的地方,里面的工作人员和会员我都很熟悉。我将4幅完全相同的一位男性的肖像挂在墙上,然后将几个女士召唤过来,对她们讲:“这4个男性外表上几乎一模一样,但其个性与优缺点却大不相同,其中的一个最为优秀,他很聪明,很无私,懂得责任与爱,但他却有一个缺陷——他的一条腿被烧伤后留下烧痕,你们中间谁愿意嫁给他呢?”在场的六位女士都不约而同的表示,假如她们要选择未来的丈夫,就一定会选择懂得爱与责任的男人。
  等我和戴亮离开俱乐部后,我对戴亮说:“听到了没有,赢得女人心灵的是爱和责任,而不是大腿。”戴亮听了我的话之后朝我笑了笑。我明白,他已懂得了这个道理。
  在我与戴亮结束治疗关系的2个月后,法女士来电话告诉我说,她儿子戴亮已经在谈女朋友了,这次是正儿八经地在谈,而不是在搞形式,糊弄父母。

温馨提醒

杭州绿岛心理咨询中心专业从事婚姻情感咨询婚姻咨询专家专业咨询解决各种婚姻情感问题,为幸福和谐的婚姻保驾护航!

婚姻问题咨询内容:夫妻关系紧张,夫妻经常吵架,婚外恋,老公有外遇怎么办,丈夫出轨妻子怎么办,挽救婚姻,婚姻家庭问题,情感咨询,失恋了怎么办等.

婚姻情感咨询热线:0571-86433196   查看心理咨询收费与流程

心理咨询范围: 心理医生咨询 青少年心理咨询 婚姻情感咨询 心理健康 职场咨询 性心理咨询 城市心理咨询
预约/咨询
咨询电话咨询电话
0571-86433196
手机咨询手机咨询
13306538268
微信咨询微信咨询
留言咨询留言咨询
回到顶部
心理咨询留言
关闭
咨询热线
0571-86433196